文章来源:澎湃新闻网;作者:李麑

或许你曾听过Google、Facebook等科技大公司的餐厅,种类繁多的食物免费供应,管理者们相信抓住员工的胃能提高工作效率。

对员工而言,这无疑是一项福利。Twitter的一名销售代表算过一笔账,每年他在食物上节省的花销高达7000美元。

Ben Werner是Facebook的员工,吸引他从老家法国搬来加州的原因之一就是食物,“我很高兴这些琐碎的事情都有别人管好……这可以让我更心无旁骛地工作,后来我发觉其实这对公司更有利。”

办公园区内有了多样化的餐饮,Werner们几乎不需要走出围墙。这也成了许多本地餐饮界抱怨的话题,高薪的科技精英极少光顾他们的生意。加上他们带来的物价上涨,科技公司和它们的员工算不上是“好邻居”。

Google餐厅 视觉中国图

Google餐厅 视觉中国图

今年8月,Facebook宣布新的山景城园区将不再免费供应食物。山景城市长Lenny Siegel表示:“越来越多的科技人士就生活在我们的社区,我们希望他们能真正成为我们社区的一部分。”

但在科技公司做出改变之前,最先受到冲击的是路边摊。最近,《大西洋月刊》在两个科技港进行了调查,旧金山湾区和印度班加罗尔。

Rosa Leon在加州摆摊,售卖一款墨西哥玉米粉蒸肉,但她只能像打游击一样出没在夜间。Leon曾试图申请营业执照,然而程序冗杂。

班加罗尔,Sukumar N.T的印度酸甜花菜受人欢迎。他的摊位靠近拉加基纳格尔的科技园区,尽管执照齐全,每天警察都要向他收取四五十卢比作为变相的“保护费”(不到人民币5元),“这是强制性的,我不想惹麻烦”。

但Leon和N.T们正在被不断边缘化。

Whitefield是班加罗尔一处国际科技园区,今年早些时候,《印度时报》(The Times of India)将办公园区外的路边摊称作“一个巨大的隐患”,密密麻麻的摊贩和它们聚拢的人潮阻碍了交通。如今,Whitefield之外已经看不到任何小摊贩。

班加罗尔一处本地摊贩 视觉中国图

Vinay Sreenivasa是“替代性法律论坛”(Alternative Law Forum)的会员,他们的机构长期为小型业主提供法律援助。和加州不同,这里并没有多样化的免费食物,“路边摊的存在不太会困扰到普通的IT员工,有人也喜欢光顾这里”,Sreenivasa告诉《大西洋月刊》,城市管理者们不喜欢看到这些非正规经济,认为它们拉低了地区的“品味”,“不符合现代企业的气质”。

实际上,对路边摊的“敌意”并不只在Whitefield,“富人们也觉得它们应该被取缔,只要有人举报,它们就会被驱逐。”

当然,更多路边摊的消失是潜移默化的。旧金山,公共健康部门对于路边摊执照的审批本身就极为严苛。要获得一张执照,摊主需要跑遍多个部门,包括公共健康、消防、财务和税务部门。成功申请到执照的小摊贩不能移动,只能在限定区域或限定时间内摆摊营业。

班加罗尔有15至20万路边摊,其中只有极小一部分拥有合法执照,大部分人卡壳在申请的半道上。最近交警正在考虑关掉科拉曼加拉附近的一个“非法市场”,那里有许多菜贩,为附近的本地人和移民供应日常食物。

根据旧金山规划部门的数据,2016年三月至今他们对路边摊开出过16张罚单,有的是执照过期,有的营业时间超出了规定。单从数量上看,这并不算多。但不少社区组织者称,他们已经在湾区的街头巷尾引起了一种紧张感,特别是在他们逮捕了圣洛伦索的一个水果摊老板之后。

未来,两个科技港的路边摊都将经历一段“正规化”的阵痛期。加州“路边摊安全经营条例”(Safe Sidewalk Vending Act)将在2019年生效。

也有的科技大公司留意到自己对所在城市造成的负面影响,表示愿意做一个“好邻居”,比如停掉了免费食物的Facebook,他们还宣布将在明年开辟一处农户市场,鼓励本地商户入驻。

但路边摊仍在迅速消失,已经有一些致力于帮助小型业主的本地组织出现。Leticia Landa成立了一个支持本地小型餐饮店的NGO,她在接受《大西洋月刊》采访时表示,“一座城市应该保留自己的灵魂,这正存在于它的多样性之中,各色人等都有权利在这里讨生活。”

(注: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)

首页体育